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榆乡纪事
 
榆乡纪事
回忆往事
 
文萃
 
榆树文史资料
榆树县文物志
榆树教育志
建国前榆树简史
 
榆乡纪事
 
“太平川于府传奇”系列之“汤...
“太平川于府传奇”系列之“汤...
梅花山于府墓地风水之谜(下)
梅花山于府墓地风水之谜(上)
榆乡纪事
 
梅花山于府墓地风水之谜(下)
发布时间:2019-10-02 10:30:00 点击:
   
……
        于凌奎和李大仙回到家里,李大仙闷闷不乐,像是有什么心事,于凌奎也不好多问,每日好酒好菜侍候,一连数日,于凌奎也不问寻找墓地正穴之事。每天睡觉前于凌奎还像往常一样,嘘寒问暖,李大仙见于府的当家人,对自己如此照顾,终于忍不住了。
    “于老爷,你对我太好了,我只好实话实说了,正穴已经找到了,但是,让我点正穴,还真有难处啊!”
      于凌奎一听特别高兴,说:“李先生,你尽管说,有什么难处,只要我能做到的,我绝没有二话。
    “你家老太爷墓地的正穴,如果稍微点偏一点,你家子孙辈辈出一个瞎子,我要点了正穴就会双眼瞎,一辈子再不能干这一行了。”
      于凌奎一听慌忙跪倒在地,给李大仙磕了三个响头,说:“李先生,只要你为我父亲点了正穴,你我今后就是亲哥兄弟,我的儿子就是你的儿子,我们于府给你养老送终。”
103814jt616o76116m6efd.png
    “好吧!就算你我兄弟一场缘分,我替你家老太爷点正穴。”李大仙忙扶起于凌奎。
  “ 于老爷,你到贵府前面的柳条川里,亲自抓两条泥鳅鱼,要一公一母,一样大小,浑身上下要没有一点花纹,再准备好一口大鱼缸。”
      于凌奎按照吩咐照办,一切准备就绪。于府选择了良辰吉日把于龙川的灵柩运到了梅花山,李大仙找到正穴,将于龙川的棺柩安葬在墓地。灵头前放好一口景德镇产的细瓷花纹大鱼缸,里面装满了清水,两条泥鳅鱼儿,在鱼缸里活蹦乱跳,于府安排专门守墓人,定期给鱼缸换水。孰不知,这是李大仙为自己留的后手,怕将来于凌奎不在世了,于家子孙虐待自己,而不得已出的下策。李大仙给于龙川点了正穴以后,双目失明。于凌奎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,对待李大仙,如同亲兄弟。李大仙衣食无忧,乐得其所。
       说来也巧,李大仙为于龙川点了正穴,于龙川入土不到三十年,于凌奎七个儿子中,就有四人中进士,二人考中贡生,一人考中伯都讷厅庠生,坊间号称“七子登科”。于凌奎死后,于凌云当家,他对待风水先生丝毫不比大哥差。于凌云去世后,于府新当家人根本不把李大仙放在眼里,让他和下人们一起吃住。连下人时常还吆五喝六,李大仙真后悔当年为于龙川点正穴,自己闹个双眼瞎,于府的后人不把自己当人看,李大仙整天唉声叹气。  
103823qc3ptp3wcax1pzwq.png
         于凌奎的夫人大脚黑老太死后不久,于府最后一位当家人积劳成疾病逝。第二年,于府被迫分家,于家祖上经过近百年创下的家业分崩离析。有人说大脚黑老太一死,于府有福的人没了就要败家了,有人说于府能够出兄弟同榜举人、兄弟同榜进士,那是于府世代重视教育家风传的好,也有人说那是于府的祖坟风水好。现在,于府开始走向下坡路,家道衰落,其实是坟茔地出了错,风水被破坏了,那么,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
        于府当年是誉满关东的仕宦人家。于钟霖得罪了伯都讷厅秀才汤连魁,汤连魁进京告御状把于府告倒。于府子孙自顾不暇,谁还有心思管老瞎子啊!李大仙十分伤心,自己没事的时候,常想:“要知有今日,何必当初呢!”李大仙后悔莫及,有心去破坏于府的风水,可自己两眼什么也看不到,什么也做不了,整天坐在于府门外的石凳上,愁眉苦脸、长吁短叹:“嗨!有谁能替自己去梅花山,既能破坏于府的风水,又能治好自己的眼睛呢!上哪去找这样的人呢?”
      真是无巧不成书,这一日,李大仙正在门外晒太阳.。
   “敢问老先生,此地叫什么名字啊?”李大仙一听声音,连忙抓住此人的手,激动的浑身颤抖。
    “你是神眼通天刘乾坤?还是神出鬼没张道成啊?是不是寻找你师父来了?”
       来人一听,心中顿时大喜,原来外号神眼通天刘乾坤和神出鬼没张道成,都是李大仙的徒弟,二人跟随师父学艺多年,走南闯北为人看风水宝地,深得师父真传。二人多年不见师父,只是听说在东北一官宦人家,于是二人分别寻找师傅,此人便是李大仙的大徒弟神眼通天刘乾坤。
   “师父,我是您的大徒弟刘乾坤啊!”说完慌忙跪倒在地,给师父磕了三个响头。两人慌忙找一偏僻之地,各叙离别之情,李大仙把当年如何帮于府 在梅花山选墓地、点正穴,以及在于府前后遭受不一样的待遇,如实告诉了大徒弟刘乾坤。
    “徒儿啊!你来的正好,你去东南梅花山于府的墓地,把于龙川墓里浆水罐子里的泥鳅鱼抓来一条,师傅有用。”两人约好了回头见面的地点。
       刘乾坤按照师傅的指点到了梅花山,找到了于府的墓地。于府墓地周围群山环绕,在方圆一百多公顷的土地上,埋葬着祖宗于龙川,三个儿子妻妾的合葬墓,以及两个孙子妻妾的合葬墓,均分散埋在祖墓的周围,墓地还竖有旗杆,从旗杆到墓地是一条青石铺的甬路,离坟墓不远还建有松木的牌坊,每个墓前均建有供祭祀时用的石制供桌和香炉。整个墓地长满了松、榆、柏、槐、椴等多种树木,墓地的建筑被红、黑、黄等各色加以点缀。整个墓地显得幽静、阴森恐怖。刘乾坤费了好大的劲,才找到祖坟于龙川和妻子的合葬墓。只见此墓高约三米,圆顶式穹窿拱顶,四周用青砖沏成的墓墙,长宽约为六、七米,墓墙开拱形门,配以三簧锁。在墓地的旁边建有三间草房,那是于府雇的守墓人的住所。
刘乾坤见有守墓人看护,始终下不了手,一连转了好几天,也无法接近墓地。李大仙在家,迟迟不见徒弟回来,急的团团转,在屋里来回走动,这一日,师徒俩又在于府外偏僻处相见。
     “师父啊!于府墓地守墓人看的太严,我始终没有找到机会呀!”
     “徒儿啊!你也太笨了,你不会想办法把他们灌醉,不就有机会了吗!”
       刘乾坤听师父一说,顿时茅塞顿开,一拍大腿说:“姜还是老的辣,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!”
       刘乾坤转身离开了于府,到黑林子街里,买了熟食、馒头和烧酒,精心打扮一番,直奔梅花山而去。半夜时分,来到了于府墓地,敲开了草房的门,见两个守墓人正在屋里闲聊,两人见屋里来个陌生人,立刻警觉起来。
    “你是干什么的?怎么到这深山老林来了?”
    “两位老哥,我是过路的,黑天迷了路,见这里有灯光,就过来了,想在这里歇歇脚,打打尖,找点水喝,不知能否行个方便?”刘乾坤机警地答道。
       他一边说着一边放下身上的褡裢,从里面拿出了酒肉和馒头。两个看墓人一见酒肉,立刻勾起了肚子里的馋虫,不错眼珠地盯着酒肉。
103840tepi9mmr44636lp9.png
     “两位老哥若不嫌弃,我们哥三个一起喝,怎么样?”
        守墓人见刘乾坤是个豪爽人,也就不客气了,心想:“这里是深山老林,阴森恐怖的墓地,半夜三更的不是迷路了,谁会到这里来呢?”
       于是,三人边喝边聊,天南海北地就打开了话匣子。两个守墓人,从墓地的石狮子、旗杆,聊起了当年于凌奎和风水先生,如何选择墓地、点正穴,于龙川墓室鱼缸里两条泥鳅鱼的故事,以及后来于府多人中进士,在京城当官,又在墓地里如何竖旗杆。总之,三人话是越唠越多,酒肉剩的是越来越少。
       刘乾坤见两人似有几分醉意,时机已经成熟。于是说:“两位老哥,多谢了,要不然我这一宿就要睡露天地了。也算咱哥三个有缘,俗话说,两座山碰不到一起,两个人总会碰到一起,今天我们把剩下的酒都干了。”
    “兄弟,今天实在没少喝,可不能再喝了,要不然就醉了。”
    “两位老哥,都说东北人豪爽,大碗喝酒,大块吃肉,今天我是领教了,剩下一人一碗,一醉方休。”
       两人推辞不过,接过酒碗一饮而尽,不久,酒劲上来了,两人躺在炕上呼呼大睡,不一会儿就打起了鼾声。
103832l28dh94zdogk454l.png
       刘乾坤见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,从一个守墓人腰里摘下钥匙,快步来到了于龙川和妻子的合葬墓室门口,用钥匙打开了三簧锁,轻轻推开墓门,借着墓室内长明灯的灯光,直奔灵前的瓷缸而去,见两条泥鳅鱼在里面游来游去、活蹦乱跳,伸手抓了半天,好不容易抓住一条,放入瓦罐中,又往里放点水,伸手又想抓另一条,但师父嘱咐只抓一条,随即罢了手。他知道,如果把两条泥鳅鱼全部抓走,于府的风水就全部破坏了。这是师父为了报答于凌奎的知遇之恩,给于府留点风水。刘乾坤转身把墓门锁好,钥匙重新拴在守墓人腰里,连夜赶回于府。
        李大仙早已等的心急火燎,刘乾坤把瓦罐递给师父。李大仙跪在地上,眼里流着泪说:“于老大人在天之灵,感谢你生前的知遇之恩。你的子孙对我如此,我老瞎子实在是没有办法了,才这样做,实在是对不起了!”说完冲地磕个响头,将泥鳅鱼抓在手里,一揪两截,就往眼睛上涂抹,顿时觉得两眼冰凉,明亮了许多。
      他把剩下的半条泥鳅鱼递给徒弟说:“放到瓦罐里,好好保存,连续抹三天,两眼就会透亮了!”
   “ 此地不可久留,否则就会大难临头了,赶快背我走!”
       刘乾坤一哈腰,背起师父,借着月色快步逃离了太平川。世上的事情,说来也巧,就在李大仙揪死泥鳅鱼治眼睛那一天,于府七翰林于钟霖在京城吞金自尽。老辈人都知道两条泥鳅鱼的故事,急忙派家人去看,墓室鱼缸中少了一条泥鳅鱼。守墓人哪敢说出和陌生人喝酒丢钥匙之事啊,就编造说:“一天傍晚,黑云滚滚,雷电交加,下起了瓢泼大雨,不多一时,从于龙川的墓室里飞出一条黑龙,直上天空,钻入云中就不见了……”
        于钟霖在京城吞金自尽后,朝廷派人到太平川抄家,奉朝廷之命来的李大人,知道大脚黑老太太和慈禧太后结拜过干姐妹。这位李大人敬重于荫霖为官清廉,平日关系也不错,到太平川于府之后,便有意袒护,虚张声势放火烧了几间仓房。于府把金银财宝都转移走了,李大人回到京城,向太后和皇上禀报。

      “皇太后、皇上明鉴,这些年,于家得罪了很多人,失了两次天火,于府已被烧得一干二净,于府子弟四处逃散,官府正在四处缉拿归案,请太后和皇上定夺。”
     “既然于府已经被烧了,于钟霖已死,此事也就罢了吧!”慈禧太后心明镜是怎么回事。
        光绪皇帝一听也不便说什么,就顺水推舟说:“皇儿一切听皇额娘的!”此事便不了了之,于荫霖急忙到李大人家,询问太平川抄家之事,李大人就把袒护太平川于府一事,如实告诉了于荫霖。于荫霖略感宽慰,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。但从此于府一蹶不振,家道逐渐衰落。
       这是梅花山流传很久略带迷信色彩的传奇故事,也揭开了于府墓地的风水之谜。其兴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。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,乃至一个家族都逃脱不了这个规律,那就是:月满则亏,水满则溢。太平川于府近百年兴衰给人们留下的是无尽的思索……
上一篇: 下一篇:
梅花山于府墓地风水之谜(上)
“太平川于府传奇”系列之“汤文硕”告御状(上)
 
本网站所刊登的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, 未经协议授权,不得使用或转载 投稿邮箱:641587469@qq.com 微信:641587469
Copyright © 2011-2018 Yushulife Inc. (http://www.yushu566.com/)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主办单位: 榆树生活网   吉ICP备11003424号